現在位于:西甲皇马vs巴萨重播 > 法律文書 > 文章正文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 99度社區 24小時新聞熱線:18803523159

西甲1617巴萨对皇马:民間借貸糾紛或涉虛假訴訟代理詞

代 理 詞
 
審判長、審判員:
  我們受山西金城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城公司)的委托,擔任其民間借貸合同糾紛一案的訴訟代理人,參與本案的訴訟活動。庭前通過搜集證據和了解案情,依法對(2015)懷民初字第1396號民事裁定申請了復議,對審判人員提出了回避申請,參與了法庭調查、質證。現結合本案的事實和庭審情況,針對本案所歸納的四個爭議焦點,根據法律規定與司法解釋,發表如下代理意見:
  一、原告所述事實與實際情況嚴重不符。被告金城公司與原告借款事實不存在,原告訴金城公司屬訴訟主體不適格。
  1、金城公司從未向原告劉智波借過款,也沒有收到過原告劉智波所謂的“借款”。從原告所提供的七份《借貸協議》來看,借貸雙方的當事人應為原告劉智波和被告于守義、于文斌父子。而且,這也僅是原告與于守義、于文斌父子的意思表示。根據合同具有相對性原則,合同的權利義務應當由合同的雙方當事人承擔,故原告主張合同責任的對象僅限于合同的相對人。也就是說本案的于守義、于文斌父子應對自己的行為承擔責任,這與金城公司毫無關系。
  2、原告在庭審中稱,金城公司是通過其員工于守義向原告借得款,原告先將錢打入到于守義的個人賬戶,然后再由于守義交給金城公司。這種說法顯然是不符合常理和法理的,完全是不真實的。
  如果原告明確地知道自己的錢是借給金城公司的,就應當直接要求金城公司作為借款人在《借貸協議》上簽字蓋章。原告不但沒有這樣做,反而卻僅要求其自認為是金城公司的普通員工于守義以及與金城公司毫無關系的于文斌在借款協議上簽字。
  事實恰恰與此相反,原告所說的于守義打入到金城公司的款項,實際上是于守義投資入股到金城公司的股金。于守義是金城公司的實際股東之一,并且在金城公司一直以股東身份履行著股東的權利、義務。于守義從2012年起認繳公司股金500萬,并陸續實際繳納,至于其股金的來源與金城公司無關(有金城公司所提供的第四、五組證據為證)。
  二、2015年7月5日的《抵押合同》是原告劉智波與被告于守義惡意串通,損害第三人利益,并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所簽訂的,依法認定為無效合同,金城公司不應承擔任何責任。
  1、金城公司與原告之間的主債權債務關系不存在,該《抵押合同》作為從合同當然無效。
  金城公司從未向原告借過錢,原告也未向金城公司提供過任何借款,《抵押合同》所述的借款毫無事實依據和法律根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的第五條規定,在合同糾紛案件中,主張合同關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當事人應對合同訂立和生效的事實承擔舉證責任。本案原告既不能提供金城公司的借據,也不能提供向金城公司履行借貸付款義務的憑證,不能證明金城公司與原告之間存在主債權債務關系。顯然,依據《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借貸規定》)第九條之規定,原告與金城公司的借貸事實是不存在的,基于不存在的無效的借貸合同而設立的從抵押合同當然無效。同樣依據《物權法》第一百七十二條規定,主債權債務合同無效,擔保合同無效。
  2、于守義擅自以金城公司的名義與原告簽訂《抵押合同》的行為不構成表見代理。
  表見代理須具備四個條件,一是無權代理人必須是以被代理人的名義和相對的第三人訂立合同,二是訂立的合同須具備合法的成立要件,三是合同相對人有理由相信該代理人有代理權,四是合同相對人必須是善意無過失的。本案中,原告一直聲稱于守義是代表金城公司向其借款的,于守義堅稱自己是金城公司的員工,原告也對于守義的身份予以認可。對原告而言作為普通員工的于守義沒有金城公司的合法授權的情況下,原告是如何相信其能夠代表金城公司向其借款、簽訂涉及金城公司價值6925148元的17套房產的抵押合同呢?這難以令人相信。本案原告在明知于守義是其借款人,和其有著明顯的利害關系,仍以出借人的身份與于守義用第三人的財產和名義簽訂《抵押合同》進行抵押還貸,而且以不合理的對價的不動產設定抵押,也未依法進行抵押登記。這既不符合法律規定,也不合常理。原告未盡到審查、注意的義務,存在重大過失,而且存有惡意,明顯是為獲取非法利益,惡意串通,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不符合表見代理制度關于相對人必須是善意無過失的要件。故而,于守義的無權代理行為不構成表見代理,金城公司對此不承擔責任。
  3、該《抵押合同》是于守義在無金城公司授權情況下與原告簽訂的,系無權代理,金城公司對該合同不予認可,應屬無效合同。
  首先,金城公司既未向原告劉智波借過款,也未與原告簽訂過2015年7月5日的《抵押合同》。該《抵押合同》是原告劉智波和與其有著明顯的利害關系的于守義個人簽訂的,《抵押合同》雖然加蓋了金城公司的公章,但此行為完全不是法人和法定代表人真實的意思表示,而且金城公司對此毫不知情。金城公司從未授權于守義將公司價值6925148元的17套房產抵押給原告,于守義系無權代理,金城公司對該抵押合同不予認可。
  其次,于守義既未申請使用公章,也未獲得公司的授權,事后,既未向公司匯報,也未將抵押合同交回公司登記備案。這一事實已有公司股東會議紀要和公司管理公章人員胡金國證實。而且,該合同所依據的事實是虛假的(如前所述,金城公司從未向原告劉智波借過錢,金城公司與原告劉智波的借貸事實不存在)。
  綜上,原告與被告于守義、于文斌在被告金城公司不知情的情況下用一份《抵押合同》將金城公司定位成債務人、抵押擔保人,金城公司有理由相信這是一種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侵害第三人利益以實現債務轉嫁的行為。所以,這份《抵押合同》應依法被認定為無效合同。
  三、原告與于守義、于文斌之間借貸行為不真實,本息計算不符合法律規定,應屬無效法律行為。
  原告依據其與于守義、于文斌簽訂的七份《借貸協議》,主張貸款金額312萬元,月利息為2分5厘。但原告所能提供的五份支付憑證,僅能證明其支付給過于守義的借款金額合計為170萬元(50萬元+11萬元+10萬元+59萬元+40萬元=170萬元),二者相差142萬元。其中,2013年6月26日、7月3日、9月6日、2015年1月26日(無協議原件)的《借貸協議》均無相應的借款交付憑證,無法證明雙方借貸的真實性,同時也不能排除合理懷疑,根據《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條,《借貸規定》第九條的規定,雙方之間部分借貸關系不符合生效要件。而且,雙方之間約定的利率(年利率為2.5%×12=30%)也同樣違反了國家有關限制借款利率的規定,法院應不予支持。
  根據《借貸規定》第二十六、二十八條,約定的利率超過年利率24%不受法律?;?,超過部分的利息不能計入后期借款本金的。借款期滿后應當支付的本息之和,不能超過最初借款本金與以最初借款本金為基數,以年利率24%計算的整個借款期間的利息之和。因此,違反法律規定的本息計算方式、方法和本息之和,法庭均不應支持。
  四、該《抵押合同》未依法進行抵押登記,且含有流押條款,抵押無效,不具有優先受償權
  前面已經詳盡地闡述了該《抵押合同》的無效,而《物權法》(第一百八十七條)同樣也明確規定,不動產抵押必須進行抵押登記,否則抵押權未設立。本案中的《抵押合同》的第二條約定,“若甲方不能按約定時間歸還借款,則上述抵押物歸乙方所有,與甲方無關。”明顯地違反了《物權法》第一百八十六條的規定,該約定屬于無效。所以,根據物權的公示公信原則,原告依法不享有優先受償權。
  五、本案原告劉智波與被告于守義、于文斌的各種不合理、不合法的訴訟行為涉嫌虛假訴訟,望貴院在查清事實的基礎上,追究相關人員的法律責任。
  1、原告劉智波故意隱瞞真實身份有違誠信原則,不具有出借312萬元的能力。
原告在起訴書中竟然慌稱是自己無業,經查證,原告的真實身份為應縣環保局副科級紀檢組長、中共黨員(有山西金城的證據一和應縣環保局的函件予以證明其真實身份)。原告在訴訟中故意隱瞞其真實身份,顯然違背了誠實信用原則。
  原告申請了緩交訴訟費和保全費用并被獲準,自認或已說明原告家庭生活困難,無力支付3萬多元的訴訟費,那何來的312萬用于出借呢?原告身為國家公務員及中共黨員,就其本人月收入不足5000元,年收入不超過6萬元,憑自己的經濟能力,要想出借312萬元,就是不吃不喝也得等50年后方可實現。就其家庭收入(其妻子為應縣鄉鎮干部),年收入也不過十萬元,全家傾盡其力想出借312萬元也得等30年以后方可實現。顯然,原告不具備出借能力。
  2、原告劉智波起訴金城公司所依據的事實和理由不存在,明顯不符合常理。
  在本案中,原告依據其與于守義、于文斌之間的借貸關系,在沒有金城公司的借據和向金城公司履行出借義務的證據及金城公司的收據等債權憑證的情況下,捏造金城公司向其借款的事實,向法院提起訴訟,其所依據的事實和理由不存在,明顯不符合常理。
  3、原告劉智波未能提交證明其與金城公司之間發生借貸關系的債權憑證,卻與于守義偽造《抵押合同》,捏造金城公司向劉智波借款并提供擔保的事實。
  在本案中,原告劉智波未能向法庭提交其與金城公司的借據、收據以及其向金城公司履行出借義務的證據等,因此,原告劉智波不能證明其與金城公司之間存在借貸關系,其應對自己所主張的事實承擔舉證不利的后果。而且,原告與于守義、于文斌之間的借貸事實的真實性也有待查證。原告依據七份《借貸協議》主張貸款金額312萬元,月利息為2分5厘。原告提供可證明《借貸協議》生效的證據僅有五份電匯憑證,總金額170萬元(50萬元+11萬元+10萬元+萬元59萬元+40萬元=170萬元),二者相差142萬元,其中,2013年6月26日、7月3日,9月6日,2015年1月26日的《借貸協議》均無相應的借款交付憑證。所以,根據《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條,《借貸規定》第九條的規定,原告所能證明的實際生效的借款金額只有170萬,剩余142萬是否實際履行出借的真實性存疑,同時也不能排除合理懷疑。特別是原告為追求非法利益,在訴訟中故意隱瞞其真實身份,顯然違背了誠實信用原則。
  此外,原告的代理人在庭審過程中陳述:原告所提交的證據《抵押合同》是在金城公司的辦公地點售樓部與金城公司的工作人員及于守義簽訂的,并稱不認識該工作人員。但是,無論是金城公司的管章人員,還是金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公司所有其他工作人員均沒有在售樓部與原告簽訂過此份《抵押合同》。由此可見,該合同是原告與于守義偽造的,企圖通過該合同向金城公司轉嫁于守義、于文斌父子與原告之間的借貸關系,侵害金城公司的合法權益。
  4、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對本案的借貸事實陳述不清、前后矛盾。
  原告在訴狀中稱“三被告陸續向原告借款,有于守義、于文斌與原告簽訂的《借貸協議》為證,于守義將借原告的錢投入到公司中,《收款收據》為證,截止2015年3月,于文斌一直支付利息。”而其在增加訴訟請求時又稱“金城公司因資金緊張,通過其員工于守義、于文斌向原告借款,雙方于2015年7月5日進行賬務核對,被告尚欠312萬本金,利息付至2015年3月。”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關于本案的借貸事實的兩次陳述前后完全不一致,而且,原告顯然知道借款人是于守義、于文斌而非金城公司這一事實,同樣也知道誰在《借貸協議》上的借款人處簽名,誰承?;箍鈐鶉?。然而,如果原告明知借款人是金城公司卻未要求金城公司作為借款人在《借貸協議》上蓋章。原告或許也正是因為明白這一道理,所以才要求原本與金城公司無關的于守義之子于文斌在借款人處簽名。但現在原告卻將借款人直指金城公司,并提起訴訟,明顯存在惡意。
  5、原告與于守義、于文斌對借貸事實的發生沒有任何爭議,雙方在庭審過程中的訴辯明顯不符合常理。
  在庭審過程中,于守義、于文斌不僅對原告所陳述的前后不一的借貸事實都予以了認可,而且于守義還將自己持有的作為金城公司股東入股憑證的銀行匯款憑證交給了原告,作為原告起訴金城公司的證據使用,在訴訟中還以證人身份向原告提供所謂的“證言”,作出虛假陳述,完全不符合常理。由此可見,雙方之間有惡意串通,制造虛假訴訟之嫌。
  6、被告于守義隱匿法院送達的訴訟文書,未交給金城公司,造成了在庭前調解時只有原告和于守義參加的不正常程序,并擅自向原告披露公司財務秘密,造成法院凍結了案外人李恒棟的銀行賬戶。直到金城公司知道本案,向法院主張訴訟權利,才知道原告和于守義串通操作本案訴訟程序的行為。原告與于守義的行為嚴重侵害了金城公司的合法權益,同時也浪費了有限的司法資源。上述事實均有經法庭調查核實的證據佐證。
  原告與被告于守義、于文斌的上述行為疑點重重、前后矛盾,且多處符合《借貸規定》第十九條第(一)、(二)、(三)、(五)、(六)、(十)項的規定,涉嫌虛假訴訟,望貴院在查清本案事實的基礎上,依照民訴法第111條、112條、113條的規定追究其法律責任。構成犯罪的,根據《刑法》第307條之一的規定,移送有管轄權的司法機關追究其刑事責任。
  綜上,金城公司與原告劉智波既不存在借貸關系也不存在劉智波與于守義、于文斌民間借貸之間的抵押擔保關系。原告訴金城公司沒有事實與法律依據,也有悖民事訴訟的誠實信用原則,其訴金城公司主體不適格;于守義與原告簽訂《抵押合同》的行為不構成表見代理,且原告與于守義、于文斌的行為可能構成虛假訴訟,金城公司對原告的各項訴請不承擔責任。
  以上代理意見,請合議庭充分考慮!
 
                               代理人:張綱舉  
                                       蘧煥政
                               山西向吉律師事務所律師
                                   2016年5月6日
 
  【相關法條】 
  《借貸規定》第十九條規定:人民法院審理民間借貸糾紛案件時發現有下列情形,應當嚴格審查借貸發生的原因、時間、地點、款項來源、交付方式、款項流向以及借貸雙方的關系、經濟狀況等事實,綜合判斷是否屬于虛假民事訴訟:
(一)出借人明顯不具備出借能力;
(二)出借人起訴所依據的事實和理由明顯不符合常理;
(三)出借人不能提交債權憑證或者提交的債權憑證存在偽造的可能;
(五)當事人一方或者雙方無正當理由不到庭參加訴訟,委托代理人對借貸事實陳述不清或者陳述前后矛盾;
(六)當事人雙方對借貸事實的發生沒有任何爭議或者訴辯明顯不符合常理;
(九)當事人不正當放棄權利;
(十)其他可能存在虛假民間借貸訴訟的情形。
  《刑法》三百零七條之一【虛假訴訟罪】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妨害司法秩序或者嚴重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西甲皇马vs巴萨重播 www.pbilg.icu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有第一款行為,非法占有他人財產或者逃避合法債務,又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從重處罰。

司法工作人員利用職權,與他人共同實施前三款行為的,從重處罰;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從重處罰。

資訊標簽:虛假訴訟 代理詞 糾紛 民間借貸

 責任編輯: xiaofang

上一篇:最新借條正規格式

下一篇:二手房買賣合同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晉公網安備 1402000200012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