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于:西甲皇马vs巴萨重播 > 追債討薪 > 文章正文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 99度社區 24小時新聞熱線:18803523159

西甲冠军历届:員工缺席一次會就被炒 “任性單位”被判賠4.2萬元

西甲皇马vs巴萨重播 www.pbilg.icu   員工缺席一次會就被炒魷魚  任性單位被判賠4 2萬元  廣西新聞網-當代生活報記者 王斯 通訊員 李幫  兩年前,80后男子王某,因為未參加單位組織的一次會議,結果被單位炒魷魚。莫名其妙丟了工作,王

  員工缺席一次會就被“炒魷魚”

  “任性單位”被判賠4.2萬元

  廣西新聞網-當代生活報記者 王斯 通訊員 李幫

  兩年前,80后男子王某,因為未參加單位組織的一次會議,結果被單位“炒魷魚”。莫名其妙丟了工作,王某先是申請勞動仲裁,后又兩次將單位告上法院,要求單位支付違法解除勞動關系賠償金4.2萬元。到底是職員違反勞動紀律“被炒”合理,還是單位“太任性”?該案經過南寧市兩級法院審理,一審法院認為單位炒王某合理合法,不用擔責??傻攪碩蠓ㄔ?ldquo;劇情反轉”,二審法院認為,是單位濫用權力“太任性”,要賠償王某違法解除勞動關系違約金4.2萬元。

  事件:

  他因為沒開一次會被“炒魷魚”

  王某今年36歲,7年前,王某成為南寧市某食品包裝公司(簡稱包裝公司)的一名車間工人。因為工人對待遇有意見,向公司提出訴求。2015年4月24日,包裝公司分三批召開早中晚班員工訴求答復會議。當天,王某的當班時間是早班,要到下午4點才下班??篩霉鏡碧煺倏腦綈嘣憊ば階仕咔蟠鷥垂低ɑ?,卻安排在下午3點半,當公司經理通知王某開會時,王某沒有參加。結果,該會議因為等王某,延遲到下午4點開會,可王某和另一位同事依然未能到會。

  明明一再通知來開會溝通,王某卻公然不參加。事后,包裝公司工會將當日早班員工訴求答復會議協商的內容發送給王某,并告訴他,有訴求可以提交給工會再交給公司管理層商議。王某當即提出兩項工資的訴求,而該公司工會主席認為王某的訴求不太合理。

  本以為事情就此結束,讓王某沒想到的是,幾天后,他卻收到了公司和他解除勞動合同的短信通知。當年4月27日,包裝公司通知全廠職工,以王某無正當理由不服從工廠管理、團隊安排、不聽取工廠管理團隊和工會勸說,不按時參加工廠會議,導致其他同事等他30分鐘仍然不到場開會的行為,嚴重違反工廠正常工作秩序為由,決定從當年4月28日零時起解除與王某的勞動合同。隨后,該公司將通知內容短信告知王某,此后,王某再未去該公司上班。當年5月2日,包裝公司將解聘通知書郵寄給王某。

  一審:

  職員存在嚴重違紀單位解聘做法合法

  自己只是對工資待遇不滿提點要求,公司竟然以一次不開會議為由將他開除,王某認為,公司的做法屬于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當年5月27日,王某向南寧市勞動仲裁委申請仲裁,要求包裝公司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4.2萬元,并在支付失業金損失1萬多元。南寧市勞動仲裁委裁決:包裝公司支付王某失業金損失1萬余元,駁回王某的其他請求。王某不服,將某包裝公司起訴到南寧市西鄉塘區法院,要求包裝公司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4.2萬元。因王某已經自行申領失業金,撤回了對失業金損失的訴求。

  一審法院認為,王某作為勞動者,應該按照單位的安排參加會議。王某主張他交接工作未完成,所以無法參加會議。但除王某和另一名員工外,王某所在的班組其他成員都參加了會議。后來王某又辯解說,他未參加會議是因為家中有事且口頭向經理請假,但沒有證據。由此,法院認為,王某不參加會議,不具有正當合理性。王某不參加會議的行為,已經構成不服從用人單位的工作安排,符合雙方約定的嚴重違反規章制度的情形。

  在該情況下,包裝公司以王某的行為構成嚴重違反規章制度為由解除勞動關系,屬于合法解除。一審法院認定,包裝公司無需支付賠償金。王某不服,上訴到南寧市中級法院。

  終審:

  單位濫用權力“太任性”賠償職員4.2萬

  王某認為,他是流水線員工,當天他參加會議與否,并不影響工廠的生產秩序,客觀上也未給公司帶來任何損害。他僅僅是一次未參加會議,當天還有另外一名員工未參加會議,卻沒有遭到解除勞動關系的處理,可見包裝公司管理的隨意。對他,就是惡意解除勞動關系。而包裝公司認為一審判決事實清楚、證據充分,應該予以維持。

  二審法院認為,《勞動合同法》對用人單位因勞動者的過失行使勞動合同解除權的情形進行了規定,與該案情形對應條款是“嚴重違反用人單位的規章制度的”,用人單位在自行制定和適用本單位的規章制度對勞動者進行約束時,首先要符合法律規定,不能任意作出擴大的、有利于己方的解釋和規定,變相縮小、限制損害勞動者的合法權益。“嚴重違反用人單位規章制度”按常識理解,通常是指勞動者多次、經常、反復違反用人單位的規章制度的行為,且經批評教育屢教不改,主觀惡意較大。如果將缺席一次會議認定為嚴重違反規章制度,顯然超出了常人的社會經驗和理解范圍,違反社會基本的公平原則。

  該案中,當天早班結束后在工作時間以外召開會議,包裝公司將其解釋為工作已屬牽強,更何況會議的內容只是就員工的薪資進行溝通和答復,王某缺席該會議,是放棄自身權利,并未影響或損害他人或者單位的利益。包裝公司將王某缺席的行為,認定為嚴重影響工廠工作秩序,悍然解除勞動關系,明顯與事實不符,屬于濫用權利。而另一名缺席的員工并未受到同樣的處理,更彰顯包裝公司對王某的處理有失公平。

  二審法院遂認定包裝公司解除王某勞動關系屬于違法解除,應支付違法解除勞動關系賠償金。法院經厘定,8月21日,終審判定,包裝公司支付給王某賠償金4.2萬元。

資訊標簽:員工 單位 萬元

 責任編輯: 張超

上一篇:以物抵債若干法律適用問題的理解與適用

下一篇:約定以物抵債,未辦物權轉移的,清償行為未成立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晉公網安備 14020002000122號